濟南惠豐化工有限公司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產品搜索
聯系方式

濟南惠豐化工有限公司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美里北路8號

緩釋肥緣何“受寵”?

  緩釋肥緣何“受寵”?

  新年伊始,緩釋肥的話題驟然升溫。1月31日,一號文件首次提出啟動高效緩釋肥使用補助試點。2月4日,農業部將緩釋肥使用補助列入農業支持政策。素有“貴族肥料”之稱的緩釋肥緣何受到政策層垂青,并以補貼的手段給予扶持?緩釋肥補助政策是如何出臺的?業界對具體實施辦法有何建議和思考?本報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

  政策如何出籠?

  事實上,政策的出臺并非一蹴而就。針對緩釋肥使用補貼,業界和學界均呼吁多年,此次啟動緩釋肥使用補助試點是對行業呼聲的正式回應。

  相較于美、日、以色列等國,中國的緩釋肥技術實現產業化不過十幾年,但一經問世就顯現出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與此同時,作為一種低碳經濟時代的高品質肥料,緩釋肥推廣卻一直不盡如人意。多年來,行業要求補助的呼聲不斷。

  梳理過去幾年的全國和地方兩會,代表、委員的建議聲不絕于耳。2011年山東省兩會期間,山東省人大代表、金正大公司副總經理高義武建議對緩控釋肥使用給予補貼。2012年全國兩會期間,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臨沭縣農業局農經中心主任劉建文和全國政協委員、河北省農林科學院副院長王海波等通過媒體疾呼,借鑒國外緩控釋肥補貼政策的做法和國內有機肥補貼機制,對購買緩控釋肥的農戶給予補貼,以便從源頭上解決資源消耗和農業面源污染。

  除了兩會這樣的重大議事場合,行業論壇也多次發出補助緩釋肥的倡議。2011年第四屆國際緩控釋肥產業發展高層論壇上,農業部全國農技推廣中心原主任夏敬源表示對緩控釋肥我們應該以財政項目如公益性行業專項、施肥補貼、生態補償等形式爭取多方支持。

  作為對這些呼聲的回應,近些年來,管理層對緩釋肥的支持力度也是逐步提升。其實,緩釋肥并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一號文件中,2007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就出現了“加快發展緩釋肥”的語句。而早在2006年,《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就明確提出“重點研究開發環保型肥料,專用復(混)型緩釋、控釋肥料及施肥技術”。除此之外,國家發改委、科技部、農業部等部委都曾發文要求將緩控釋肥列入優先發展的產業或主推技術。

  恰如業界所言,2013年中央一號文件在這個節點正式提出啟動緩釋肥使用補助試點,可謂水到渠成。

  為什么是緩釋肥?

  在新型肥料百花齊放的今天,為什么獨獨緩釋肥受到政策層的青睞?同時,在自由競爭的肥料市場中,緣何我們要以政府補貼的干預手段來強力推廣緩釋肥?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緩釋肥契合了新階段經濟發展和現代農業的新要求。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樊小林解釋,推廣緩釋肥至少在三個層面表現出顯著的必要性:一是推廣緩釋肥有利于減少過量施肥、控制農業面源污染。中國的耕地占世界的9%,但卻使用了占世界35%的化肥,化肥畝均用量是發達國家的3~4倍,化肥過量使用是導致江河湖泊和土壤污染的重要因素之一。而使用緩釋肥可明顯提高肥料利用率,即便按照保守的10%計算,化肥總用量就可以減少三分之一以上。二是使用緩釋肥可緩解因城鎮化迅猛推進而帶來的農業用工成本上升問題。作為一種輕簡施肥技術,推廣緩釋肥可減少勞動力投入,適應了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的現狀。三是推廣緩釋肥對于節約資源意義重大?;旧?,1噸尿素等同于1噸煤和數百度電,因此減少化肥用量就是減少能源投入,推廣緩釋肥可以說是真正契合了高效、環保、節能的產業發展方向。

  除了宏觀層面的生態效益,緩釋肥在應用層面表現出的增產增收效果同樣突出。中國農業大學教授胡樹文介紹,使用緩釋肥的農作物增產幅度一般達10%左右。而據全球最大的緩控釋肥生產基地金正大公司的統計,截至目前,金正大緩控釋肥已在全國30多種作物上應用,累計推廣6925萬畝,為農民新增經濟效益146億元。

  尷尬的是,盡管緩釋肥表現出諸多優勢,但在推廣上依舊困難重重。有數據顯示,目前緩釋肥市場總額占化肥總量的比例僅1%左右。胡樹文說,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主要有三條:一是緩釋肥制造工藝復雜,較之普通化肥,1噸緩釋肥要增加成本800~1000元,加上流通環節加價,使得緩釋肥到了農民手里價格偏高,一畝地要增加投入十幾元。二是農民用肥觀念守舊,對緩釋肥存在認識誤區。比如一些農戶片面認為只有快速溶解的肥料才是好肥料,因而對緩慢釋放的新型肥料存有抵觸心理;三是雖然緩釋肥確有增產效果,但這往往需要精確測產才能直觀地呈現出來,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農戶使用緩釋肥的積極性。

  一號文件正是基于上述原因而啟動緩釋肥使用補助試點。胡樹文說,如果國家能對農戶畝均補貼10~20元,就能在相當程度上降低農民增加的成本,緩釋肥的推廣壓力就會大大減輕。

  怎么補更科學?

  緩釋肥補貼在國內和國外都有先例可循。據了解,美國農業部自2009年,對使用緩控釋肥的用戶給予補貼,補貼標準為每公頃30~55美元,每個農戶每年補貼不超過4萬美元,5年不超過20萬美元。而在國內,北京市在2010年發布的《北京都市型現代農業基礎建設及綜合開發規劃》中,規定配方肥和緩釋肥每畝補貼標準為75元。

  從此次一號文件的表述分析,即將啟動的緩釋肥補助主要集中于使用環節,應該是對用肥農戶的直補。對此,胡樹文和中鹽紅四方營銷總公司副總經理陳國慶均認為,緩釋肥使用補助應確保讓農民得到實惠,不妨借鑒農資和家電下鄉的補貼機制,將資金直補給用肥農戶。同時,他們還提出,在緩釋肥補貼試點實行過程中,建議調動大企業參與的積極性,對從事研發的科研院所和企業給予一定的傾斜。

  目前,國內在緩釋肥產業化上已經形成了若干各具特色的主流技術路徑;與此同時,緩釋肥市場魚目混珠、良莠不齊對流通秩序也造成了嚴重侵擾。因此,啟動緩釋肥補助,一個重要的前提就是要設立合理的準入門檻。胡樹文認為,目前市場上有相當數量的不合格產品偽稱是緩釋肥,基于此,建議按照緩釋肥相關國家或行業標準,只有達標合格的緩釋肥才能享受補助。陳國慶表示,對納入補助的品種一定要建立科學的評價機制,不能以偏概全。樊小林則建議將行業主流技術產品如包膜(衣)類、脲甲醛類、抑制劑類緩控釋肥囊括進來。